御宅生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一条鱼的结局

15年我父亲养的一缸小金鱼因为人为事故(鱼缸水泵忘了开),缺氧死掉了大多数。葬了两斤多死鱼之后,他对待那条奇迹般幸存的独苗鱼甚是关爱。

首先,它被转移至客厅的小水缸里养着,平平安安长大了一圈。​水缸里的含氧量小,没几天独苗就得浮起换气,偶尔还来几个龙跃式跳起,摔在缸外。尾巴渗出血丝,鳞也拍掉一二。雪上加霜,有天刷水缸的时候,水没擦干净,手一滑,我把缸砸地板上了。瓷片飞溅,四分五裂,顺带地板还磕了几处伤。

结束了水缸生活的独苗又转移到了玻璃鱼缸里,继续缺氧浮头。​有天看电视,大家讨论了下鱼的生存质量问题。在轻松欢快的气氛中,得出重新购买气泵鱼缸的结论。因为发生事故的旧居所已经去了垃圾场。

​很快新鱼缸进门,还捎带着四条红彤彤的草金。父亲认为,独苗一条鱼上下游动,偶尔还蹦到地板上,没准是因为鱼生孤独,有几个伴就好了。四红一黄,配色也好看。当然,这都是细节。

鱼缸灌上水,水泵通了电,满缸小气泡,五条鱼上上下下左右左,一派生机盎然。我问父亲,尾巴充血和掉鳞怎办?他得意地拿出来一瓶呋喃西林精粉​,说能包治百病。这年头鱼贩子和老中医差不多一个系统,谁都是半信半疑。但兴许有用呢?按照说明兑了水,小心冲进鱼缸。这次应该皆大欢喜了。

​春节后人都懒洋洋的,关注点都是吃吃喝喝与人际交流,没人注意鱼缸里的战天斗地。有天早上我按着遥控找新闻,顺手给鱼喂了鱼粮。定睛一看,独苗被追得满缸乱窜,还被咬掉了至少半条尾巴。最后它只能躲在水泵靠近水面的泵后小角落里,久久地悬停,完全是小可怜的状态。

这还得了!四个伴读犯上要搞死太子,岂能容它!于是我愤怒地掏出手机,搜:为什么草金咬别的鱼?经过一番去伪存真,得出结论。大概是欺负生病的鱼,只能分缸养。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新鱼缸再次进门,这次捎带着三条草金。据说那位兼职老中医,卖鱼缸的鱼贩子灌输了一番养鱼条数的玄学。养单不养双,四条更是大大的不可。所以本来是独苗独享的别墅,现在入住了七条上下翻飞的红草金。生动地演示了何为“鸠占鹊巢”。

母亲大人实在忍不住了,大声抱怨:快成水族馆了!不许再买鱼缸了!鱼也不行!

不买就不买,本来也是治病救鱼、悬壶济世的方针,谁也不想伺候这么多古惑仔鱼。这一身红彤彤的,没准是别的金鱼鲜血染红了它。看看独苗就知道这帮家伙有多残暴了,完全没有好感,肯定不会再买了。

刷缸、放药、灌水。独苗再次过上了独门独户的生活。可惜伤情有点重,总是沉在水底,鱼食也不怎么吃。父亲认真观察了下,认为是身体状况不佳,养好尾巴之后,食欲才会复苏。我担心他又去询问鱼老中医,再拎回来几条,立刻表示附议。姑且先养养?

可惜结局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第二天早上父亲喂鱼时,发现沉缸的独苗一动不动,包括鳃。拿来小鱼网一探,独苗轻飘飘浮起,横尸水面。打捞上岸,包一包。等我问起,已经放在窗台上晒了几个时辰的鱼干了。打开裹尸纸包一看,它身上都起白沫了。 再次生动地演示了何为“死不瞑目”。

尘埃落定,现在客厅里只剩下新鱼缸和七条古惑仔鱼了。独苗最后战斗过的地方移到别处,住进去了一群小热带鱼,据说就是一百条都不嫌挤。来客都会夸夸这群红彤彤,因为看着喜庆。

独苗留下的只有手机里的几张照片,几段小视频。偶尔不小心点开,我也会琢磨琢磨:如果老爷子不这么关爱独苗的心理健康,搞几个伴读来,兴许它还活得好好的。吧?

20160101.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7/02/20(月) 17:42:33|
  2. 到処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 ホーム | 咬人画的@咬人画的、还是咬人画的、又是咬人画的@一二三卷>>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otakuisme.blog78.fc2.com/tb.php/797-013ed26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