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生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pepita ― 井上雄彦 meets ガウディ

20120216005.jpg 20120216007.jpg

20120216008.jpg 20120216009.jpg

20120216010.jpg 20120216011.jpg

pepita,意思是“种子”。《井上雄彦 meets 高迪》实际上就是一本漫画家巴塞罗那旅游笔记,当然官方叫“创作笔记”。收录Sketch15张,画稿50张,照片约100张,附赠50分钟的DVD,内容是取材过程。2011年12月12日出版,定价2,940日元。人民币240元左右。
井上先生在自己的官网上发了篇日记说明了一下这本书。全文如下:
《巴塞隆納、高迪、pepita》

在過去的2011年5月,我去到西班牙的巴塞隆納,踏上了取材之旅。
這是一次接觸以聖家堂及古埃爾公園聞名於世的建築家安東尼〈奧〉‧高迪的作品、追尋他的足跡、緬懷他的創造種子究竟是種甚麼東西的…旅行。
聽起來或許很高尚,不過我對建築是外行,那種事根本就沒有發生…
我把自己在這次旅行當中所接觸到的事物、所遇到的人們、那時在自己的心底想到了什麼等等記錄成書〈附加DVD〉,題名「pepita」,將於12月12日出版。〈在西班牙語中,pepita是「種子」的意思。〉
我是什麼時候接受這個委託的呢?
當時是為了什麼、又是被什麼所吸引,才接下這份工作的呢?
尋找之下,發現了一份今年年初,自己發給斡旋於這份工作的委託人與本人之間的中間人的電郵。看來真正見面、說到此事的,是2010年的年底。那封電郵是這樣寫的。
「〈前略〉我不了解建築,但我對加泰隆尼亞〈Catalonia〉以及高迪非常有興趣。話雖如此,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否在工作方面幫到對方!只不過,總覺得這份工作很愉快,因此希望能在春天的時候去到巴塞隆納。〈後略〉」
連我也覺得自己很隨便,太散漫了。
但那時我確實在想: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流向巨大潮流的東西。總覺得這不是一條通向死胡同的岔道,而是正正位於主流之中。
在自己的心裡,有幾個課題是處在進行式當中的。
「武藏」這個課題。
「親鸞」這個課題。
任何一個課題,都只是剛開了個頭而已,說它們是課題,也有些狂妄,但我卻感覺這幾個題材位於自己的主流正中。而接觸到高迪的事,我也覺得同樣位於這種流動裡面。
該怎麼說呢,就是說我想去觸及本質吧。
學生時代的我雖然不怎麼讀書,但說實話,想學習的欲望現在卻不斷湧了出來。
話雖如此,現在我特別想學的,不是要回答「本質是什麼?」這種問題的答案,而是幾個必要的前提,來將自己的這種想法與單純的妄想區分開來。
說起來,他們本來就不是我用大腦,用知識,用情報能夠加以理解、那種規模的人物。我要做的,也不是要正確去調查、找出不管是武藏還是高迪是個怎樣之人的「事實」,而是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到達,但我要找出一條路,讓我向著他們內在的「真實」以及本質進發。
其中一個前提,是人們都認為大家的所思所想根本就是一樣的,那就是一種信念。若真是這樣,在個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應該都可能在一瞬之間撞見高迪的真實。反之而言,若不是這樣,這些工作就不會有結果。
不是用腦袋去組織,而是用身體的全部。在感受的同時委身其中,為此不能去使勁,不能擺出架勢。
好想變得像嬰兒那樣。
幸好我能夠愉快地在工作。
啊,對了對了,說到愉快,在旅行的最後,出現了一個叫人有些吃驚的發展。
那是我在採訪聖家堂教會彫刻家布魯諾先生的時候發生的事。那時,布魯諾先生正在彫刻立面門扉的原型,在那扇門扉上,已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然後,因一個契機,他說也想把日文的一節加入進去,他問能不能把那句話寫出來?
他問我。
嚇?
在人手寫出來的基礎上加以彫刻,不就可以了嗎?
哎呀,這可是聖家堂的立面吧,是真正的,對不對?
不要鉛印,人手寫出來的有粗有細,才有文字的表情,那樣才有意思吧。
是的,確實是那樣的呢。
那麼,你要什麼什麼時候寫出來。
咦───
會話的正確內容我不記得了,但大致的流程是這樣的。我在想別太當真,聽聽就算了,反正不行就不會被採用,只是寫幾個字也無所謂。這麼一想,那天晚上我就在酒店裡,用日文寫下了那一節的聖經。我把在當地借來的筆和墨水,還有別人送的一捆日本白紙都用完了,只寫那一句,然後我挑了一份自己覺得最好的。
這樣行嗎?高迪先生…我這麼想,同時我也在想這種發展又算什麼?總覺得在這份工作中邂逅的緣分果然是非常巨大的。越發加強了「對自己來說,這不是岔道,而是位於巨大主流中的東西」這種想法。
聽說,那扇門扉好像就快完成了。
井上雄彥
2011.11.04

pepita ― 井上雄彦 meets ガウディ
Amazon/出版社
这本书开本很大,A4的,因为套着纸板收纳盒比一般16开的书籍略大一圈。108页,初回限定,送一套月历。这12张图样是从画集里挑选的,明信片大小,二图一组。可以折叠当桌上台历,也可以挂墙上。有拆线,能分成明信片。纸质比较软,有点像毛边纸。印刷不错。DVD差不多有一个钟头吧,因为有特典。除了详细记录西班牙行程,还有井上作画的各种小段落。观者可以看到穿得非常潮的井上先生画线稿,彩稿的详细过程。如果是画画的,应该来一本,学习学习。DVD没有字幕,收录了一些旅游地图,井上先生用iphone拍的照片什么的,照片有些推上能看到。内容丰富,价格厚道。这种尺寸的画面,这种品质的印刷。就是装帧设计有问题,书直接钉外封上了。想做成一收纳盒的思路是不错,怎么不考虑考虑读者看书抱着个盒子多辛苦。本末倒置。
安东尼·高迪 安东尼·高迪·科尔内特(加泰罗尼亚语:Antoni Gaudí i Cornet,1852年6月25日-1926年6月10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Catalan Modernisme,属于新艺术运动)建筑家,为新艺术运动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巴塞罗那地标,圣家堂(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ILIA)就是他设计的。井上的旅程实际上和大部分游客没多少区别,不同之处在于有位建筑师同行。有人解说,翻译,访问一些人。他的记录方式就是画,某个人,某个景色,某件印象深刻的物件。画下来,写上自己的感受。那幅枯叶画我印象很深,看了很久。井上先生说,落叶天造,完美无瑕。画与纸上,如掌汲水,十能有一。高迪就是一位取法自然的建筑师,无疑这种自然最大的观点和井上今年的人生感受很有共鸣。他为净土真宗大谷派的亲鸾上人750岁冥诞创作了大型屏风画作“亲鸾屏风”。他在推上用禅笔随手涂鸦的笑脸系列在去年地震后改为描绘普通人的笑颜,至今已二百有余。这些画印在明信片上,TEE上,收入用在灾后慈善。他在感受生活,因有感悟而创作,用自己的作品去传递信念。比如这本书里的画。有的是学习高迪建筑风格画的,有的是领会高迪建筑理念画的,还有的是对遇到的人,看到的风景的记录。即使是在别人讲述中的那个少年高迪,读者也能看到具象化的蓝眼睛TONET,他腿脚不好,他喜爱那些变魔术般从2D铜板变成3D铜锅的加工过程,他喜爱自然的山峦,植物。他长大成人,他失去了很多亲人,他爱上一位叫做pepita的女士,连续五年都去拜访她。然后求婚被拒,终生未婚。至于为什么被发卡,专业研究他的人也不知道…书名含义里有她的那份。
井上先生的画,有传统技艺的手绘,甚至用泼墨技法来渲染人物;有的是电子无纸画,禅笔抹出来的。东瀛漫画家吸收新技能的速度惊人,无论是传统的还是新兴的,统统为我用。而且还能很快玩出个人风格,佩服。
盘里记录了井上先生用毛笔亲自书写的一段圣经,悪から我々を救い給え(Deliver us from Evil/救我们脱离凶恶)。来自基督教主祷文。这个话中文翻译很多,用个我比较中意的。想必将来的某一天,去参观的游客应该能看到吧。其实比起那看着有点像白蚁窝的教堂,我更中意桂尔房地的小舍(Pavellons de la Finca Güell)。那大铁门,那线条,那构图,那大嘴,啧啧。
收集到的一些内页图和相关照片,说起来停了很久的武藏要重启了。井上雄彦在推上的原话是,如无意外,下个月重新开始连载《浪客行》。现在正在画彩图。今天又看了一眼,已经开始画了。想想同样是长期休刊,读者明显对这位先生宽容得多。大概是人品差别。

20120221001.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2/02/18(土) 21:31:03|
  2. 到処収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岡野玲子/夢枕獏@陰陽師 玉手匣@第一卷 | ホーム | 清水玲子@秘密 トップ シークレット@第十卷>>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otakuisme.blog78.fc2.com/tb.php/745-f9d1126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