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生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见不到的人

我总是认为有的人会一直在那里,无论何时,只要去见,就一定可以见到。比如祖辈的那些老人。

过年的时候,本打算买点水果,去看望一下敬爱的姑奶奶——爷爷的妹妹。结果父亲风淡云清地说,早几个月过世了。创造了家族最长寿记录,九十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在闲谈中得知老年人的死讯,他(她)们真的像驾鹤远游了一样,从此不见影踪。再也见不到那些苍老的面孔,也不能再抚摸那些皱纹叠加的手掌,也没人会讲,“别惹你父母生气,要孝顺”之类的闲谈。我没有期望过是否能聊聊最近看过的什么漫画超级带劲,也不会说起最近有什么实际问题。我只是想,坐在他(她)们身边,随便说点什么,吃一点简单却可口得不可思议的家常饭菜。这种时刻内心的平静,是种非常难得的感受。

甚至因为成年人的惯性冷漠,我也无法在得知这些消息之后,为他(她)们流下眼泪。只有一次实在是忍不住了——外婆过世的时候——站在街上,紧紧捏着手机,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我非常地爱她,尽管很少见面。见面也只是有的没的说些闲话。记得每次去,她总会拿出来我母亲最爱吃的东西,然后她们会一起研究一些针头线脑和家族八卦。窗台上有一钵金鱼甩尾游弋,阳光扫到空气里漂浮着的无数微小尘埃,黑白的电视机正在播《鼹鼠的故事》,手里捧着外婆烧的小菜,一边看电视一边奋力扒饭。那些时光单纯而又美好。在可以轻易获取它们的时段,我从没觉得珍贵。甚至都忘记了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总想着等下次是不行的,有些人错过了就是永别。
好在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姑奶奶。每次见她,似乎都更老一些。脸上密布着皱纹,黑瘦的手掌。话很慢,似乎是在挑选什么能和我讲。也会叮嘱一些杂七杂八,然后和父亲说些我不清楚的事情。离开时,她送了很远,我们再三劝阻,她终于停下脚步,却不肯掉头回去。然后就站在那里挥手,我回了几次头,她还是在挥手。于是那就是她留给我的最后印象。

前段时间央视大晚上播了个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火了一阵。真的很钟意这个纪录片,因为中国人的食物,和感情相当地有关系。至少在这一点上,表达得还不错,笑脸总比哭丧着脸好。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大澳的虾膏老人和宁波的年糕阿婆。前者掷地有声地表示,“这种咸虾是非常咸的,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赏”。言语虽少,还挺珠玑,一听就是高人。不过她讲起过世的先生却是另外一种语调,那是我非常熟悉的老年人的口吻。一种由时光洗练过的淡泊。我听过多少人用这种语气和我讲话,讲那些浅显而真挚的建议。宁波的年糕阿婆让我想起以前的家族聚餐,吃饱喝足,还问你要不要添饭。走的时候,一定是大包小袋。怎么带回去也是种烦恼。那些曾经的、甜蜜的烦恼,如今再也不会有了。随着老人们的离去,那种欢闹的家族流水席也成为回忆。

有些美食,随着下厨烹制的那些人的离去,永别不见。偶然想起,偶然遇到类似的菜肴,即便早就不是随便掉泪的年纪,还是让人眼眶发酸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4/11/29(土) 05:16:06|
  2. 到処想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疯狂的折扣

img_signboard_01_02.png

晚上打开honto,就是查一下新刊预订开了没有。结果发现账户里又送了一堆积分。日本的新书销售是不能按照定价打折的,所以网络书店都用积分返点这种办法圈住用户,让人一买再买,难敌诱惑。
因为我是海外用户,所以买新书直接免除了5%的消费税。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邮费,毕竟国际邮寄不便宜。总是有人来问,怎么样邮寄比较好,如何才能性价比最高。简单,越快越贵,越慢的越便宜。但还是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着急就用EMS,到魔都就是一两天,和国内快递差不多的时间。当然这种邮寄方式也很贵,有时候邮费高过书钱。接下来还有航空,SAL和船运可选择。SAL就是Surface Air Lifted (空运水陆路)。这种到魔都一般七到十四天,也是性价比颇划算的邮寄方式。至于船运,如果不是大量购买,最好还是别选。一两个月的长途周转,小件商品丢失难寻,有单号也没啥用处。
我用积分抵扣加SAL的方式买了两单书,折算下来等于免税还包邮。没有任何中介环节,日元汇率破六,买越多返点越多…这真让人有种站在猪笼草旁边的错觉,脚下一滑,小命难保。如果买比较重的杂志,还有购买王候着。虽然不免税,可是会员制月月送优惠券,一公斤600日元的邮寄费用还常常可以减半。最近似乎也推出了不少优惠,比如邮费1000日元封顶,优惠券限时使用可以再便宜200日元…为了宣传京都的那个十年回顾展,寺田克也的「西遊奇伝 大猿王」在《ウルトラジャンプ/Ultra Jump》上开了一个短期连载。还加个扉页拉图、和村田蓮爾的对谈什么的,岂能不入?这种16开砖头杂志都在700克左右,邮费自然不菲。可如果随便加册单行本凑够一公斤,使上折扣券,邮费居然人民币20元不到。如果嫌弃杂志占地儿,honto上还有售价0日元的电子版本,这世道真是商道如网我如虫。
搞定了日版书,转Amazon中国订几本近期新出的中文版。发现这边也在如火如荼地打折中。“满100减20,满200减50”之类的活动倒是很常见,吸引力普通。转漫画单行本却发现这里正在“庆祝六一五折封顶”,这就淡定困难了。打折是这样的凶残,六折!五折!四折!还有不少三折。甚至“青春动漫满99元减25元”。于是我把李昆武那套《从小李到老李》入了。原价36,现价18。一共三卷。
  1. 2013/05/18(土) 02:04:20|
  2. 到処想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鹿王不在

201108310013.jpg 201108310014.jpg

中国美术电影泰斗、中国水墨动画片创始人之一、中国动画专业创始人钱家骏先生,2011年8月15日在上海去世,享年95岁。
钱家骏是真正的动画大师,而且是神级。知道他去世的消息心里一顿,虽然95岁按照我国习俗已属全寿,老喜丧,是圆满人生。但考虑到中国动画后继乏人,精品无踪的现实,实在颇为唏嘘。
钱家骏先生代表作有《乌鸦为什么是的》、《一幅僮锦》、《牧笛》和《九色鹿》,是从未被正名过的中国水墨动画片创始人之一,门徒众多:《猫警长》导演戴铁郎,《金猴降妖》、《哪吒闹海》的导演严定宪、林文肖,《三个和尚》的导演阿达和《葫芦兄弟》、《鹬蚌相争》的导演胡进庆等等。钱先生和他的门徒创作的作品是绝对的CULT系,很多情节非常成人化。含义深远,教化绵长。《猫警长》里吃掉新郎的螳螂,《金猴降妖》的白骨精变身&妖精寺庙,《哪吒闹海》的哪咤自刎,《葫芦兄弟》的血腥残暴…很多幼崽大概都留下了深深的心灵创伤,长大后一边赞美着老片神作,一边戚戚然肝颤。
钱先生的作品对我的人生影响巨大,直接影响到我的价值观和是非观的修正。《乌鸦为什么是的》,《骄傲的将军》以及《九色鹿》――建议所有的家长都应该在小朋友成长期放给他们看,教育意义比说教百次有效。
我小时候是个暴虐的小孩,欺负小朋友什么的不在话下。因为对于生命毫无敬畏,为了玩耍弄死过不少小动物。如果真有原力,肯定百分百毫不犹豫的站在Dark Side。被告状,被暴打,关禁闭。没有用的,反而更加愤怒。那时候真的一点不在乎伤害到谁。父母为了教育我伤透脑筋,找了很多“有教育意义”的书给我看,比如孙敬修。为了让我少出门闯祸,特许可以看电视。
就在这种背景下,我看了《九色鹿》。根据敦煌莫高窟257洞内壁画《鹿王本生》故事改编,佛教系动画片。观后感怎么说,恐惧和绝望,无比深刻。那时候还不知道为乜,后来慢慢研究了点佛学,总归一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这个故事里动物是善意的,所有的人类角色都是恶意的。弄蛇人辛勤耍蛇,钱却被偷。抓蛇遇险被救,满口许诺保密;为了荣华富贵,立地二五仔。最后在鹿王无奈的述说中,在众人的怒视中,肤色变得赤橙黄绿,眼突舌伸似活鬼,然后落入水中淹死。哦靠,当年这一幕看得我真是如感切肤,战栗不已。就差跪在父母面前大哭: 我再也不敢了!其他人物也很不靠谱。被救的商队。既然是神鹿,其实是应该保密的。这样奇异的动物,难免有人心生恶念。可是他们还是紧报告了国王。国王。为了讨好王后,也为了耳根子清净。还是下了明知不应该下的命令。王后。为了件皮子大衣,疯狂。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理解穿皮衣的人,不觉得身上背着怨灵?士兵。听命令总归是没错的,王让杀那就杀,管它对错。这大概就是佛教说的末法时期了。度不了人,不能使人得道,不能使人成正果,鹿王来了也白来。所以最后鹿王叹口气,没办法,闪。然后仙女们咏唱:我来人间降吉祥,特回仙山去远邦,缥缈白云间,蓬莱是家乡。救世主离去。罪人们!你们没救了!等死吧!然后众人都丢下武器,羞愧低头。想来善恶也就是一瞬,可是后果一旦造成却是永远。功名利禄,无非过眼云烟。心存善念最难。我看钱老生平,他在水墨动画影片领域的成就未被认可,也可以淡然对待。诸般欲念,贪嗔痴。得到又能如何,镜中月手中沙,还不是诸象皆空。
这动画片的内涵无敌,就是狠了点。完全没有救赎,只有绝望。大概每个人的观感都不尽相同,有人觉得悲伤,有人觉得美好。想来和照妖镜一个原理,反应人物内心。即使表层意识没注意到,内心深处还是有感触。
其实钱老能把这部动画片留下,已经算不错了。可教人向善,更是大造化。1966年8月24日深夜,老舍自沉于太平湖,年67岁。那部活灵活现的《正红旗下》只开个一个头,永不见结尾。同样是八月离世的大师,这个未完成永远冷冰冰的搁那儿了,并列《火鸟》的两大遗憾。
  1. 2011/08/31(水) 23:31:27|
  2. 到処想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新书旧书

前几天去看IMAX《功夫熊猫2》,顺便逛书店。看到一套什么什么“书记”,一套若干本。定价25元/册。利用以前看蹭书练出来的速读看完了一本,很有共鸣,就买下了其中一册《买书记》,其它的还是网购算了,实体书店没有折扣,而且这套书里加了很多没必要的照片占页面。如今的娱乐水准的确不俗,巨大的电影屏幕上的精致影像几乎触手可及,真切的令人乍舌。看完电影在咖啡馆看新买的书,感慨颇多。现在的书籍是这样的精美昂贵,实体书店找本书是如此的不便。
我现在买新书几乎全部网购。一是有折扣,二是无需车马费。虽然收到的书常常有些品相上的小瑕疵,可有碍观瞻还可以退换。这次逛书店觉得有点物是人非:书价贵,版本多,装帧美,内涵缺。以前十几块一本的名著都至少涨了一倍价钱,不同的出版社各自出一套自己的版本。资源浪费。很多书装帧非常漂亮,有的甚至是布纹封面凹版书名,摸上去甚是华美。可惜全塑封的太多,看不得内容。还好有几本试读用的样书,一翻开兴致立刻减半。字号大得无耻,文字空洞可敲钟。而且寻找自己需要的书籍效率很低。放眼望去都是畅销书,找本冷门的几乎没可能。
以前没有网购,所以都是实体店选购。比起大书店还是小书店更有魅力。我常常能找到绝版的某套全集或者文献。因为出货不多,这些小书店的老板对品相很是严格。拿出来一套就是一套无瑕疵版本,直接包了就可以背回家翻阅。尤其让人感动的是价钱,硬皮精装本常常折合每本售价10元左右,便宜得心花朵朵开。后来见识到洋书袭来,好是好,昂贵的价格实在咬手。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井上雄彦的《SLUM DUNK》完全版是在一家日本机构的附属书店里。纸质好得让人感动,印刷好得让人落泪,价格好得让人吐血。那是集英社完全版的第一次尝试,也是市面上第一套大卖的精装版漫画。纠结了很久之后,断然买入。一整套,还有个纸箱装着。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买无止境。《买书记》里有段话很有趣,说男人买书就和女人买衣服一样,占有欲,藏书癖。碰到心爱的书籍,如不能收入囊中,就会坐立不安。这大概是所有书虫的通病吧。
因为新书太贵,有时候加上折扣也吃不消。所以淘旧书也是藏书来源的不错选择。以前帝都五道口有个露天旧书市场,堪比天堂。比文庙的周日小来来庞大许多,简直是幸福海洋。那里的书商大概从学院路的留学生那里收购了不少各色外文书籍。其中夹杂着若干日版漫画。激安,可PKbookoff。龙珠单行本往往索价5元,如果没有书皮,3元就可以拿下。简直是半卖半送。有一次在某个摊子上看到几本柯南,随便问了问价钱。摊主是个中年女性,完全不懂日版书的模样。她翻了翻,看不懂。也没什么参考。就报价4元一本,如果都要了还可以打折。靠,那可是品相完美几乎全新的日版漫画单行本。于是我还价3元一本,理由是小画书是洋文的只能随便翻翻。结果成交,还送了一本,皆大欢喜。
这种淘书活动吸引力极强,没事我就去逛逛。挑几本史籍传记名著乜的,有日版漫画也买上几本。令人诧异的是常常有成套的漫画单行本出现。售价都是5~8元。贵的不过十几块,因为厚度可比砖头,也就是爱藏版再编本乜的。大浪淘沙,渐渐地捡漏儿出了成果。买到了大量散本,包括《行け!稲中卓球部》,《MONSTER》,《島耕作》…这几套书我都是直接看的原版。虽然不全,但是原版魅力无法挡。稻中差点让我笑到缺氧,怪物让人欲罢不能,课长系列简直是男人成长教科书。缺憾是它们都不全,因为是二手旧书。那时候还没有发达的网购,没办法补齐。看《怪物》深陷其中,约翰啊约翰,你到底有没有被天马医生爆头呢?这个遗憾直到几年以后无意中发现了一套台版才了结。虽然台版翻译得不错,但是原文那个味道没了。所以后来只能忍痛补买了一套原版。再后来《怪物》出完全版,出于某种人类学上称之为“补偿心理”的作用,又入了一套完全版。
旧书摊的文学类书籍相对丰富。而且有很多绝版本。品相很不错的《红星照耀中国》只要五元钱,更不用说那些生僻的各类古文详解,稀少译文。一百块可以买下一堆书,至少能看一个月。那真是身心愉悦的享受。
后来城市改造,这个旧书市变成了一片停车场。看到昔日繁华不再,水泥地上都是车的景色还挺伤感。有点像荒野大镖客走在西部荒凉小镇上,风沙吹过,只有一团团的骆驼蓬。
  1. 2011/06/11(土) 02:47:25|
  2. 到処想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LEVEL E/レベルE》动画第八&九集

20110308001.jpg 20110308002.jpg

作为原著党,本人相当不钟意这两集。
一个精彩的短篇剧本,硬要加戏延长,原本的精彩剧情被弱化,节奏也四分五裂,更杯具的是人物性格出现感受差异,尤其是外星公主。
就漫画的阅读体会而言,“雪地追逐”“命运里的那个人”乜的都太扯淡了。这些戏码改变了故事原本的叙事严谨性,看上去非常不合理。尤其是两边都说的是日语,没有字幕提示也没有任何翻译对话的桥段,到雪橇跑路的时候干脆两人直接对话了。戈拉夫特一左一右劝两人“冷静点,冷静点”,这话当然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等大家坐下来之后,拙于计谋的戈拉夫特满头冷汗,心中一连来了几句“怎么办?!”这个精彩的幽默细节包含了非常多的叙事因素,令人拍案。我曾经无比期待“青蛙三蹦跳”,没有。那么这个屌爆了的片段当然也不会出现。
这个故事的核心其实是无法繁殖导致种族灭绝的恐惧感,这个世界危机无处不在,脆弱的人类没准哪天就因为某种潜藏的不安定元素突然的作用而消亡。尽管很短,富坚义博在这部分里还是用大量的旁白和戈拉夫特的台词充分表达出了这种焦虑。外星的灭绝师太不具备我们这个世界的普遍道观,她们认为看着配偶所在的种族渐渐灭亡是一件身心愉悦的事情。动画里这群女王蜂的性格简直判若两人。浪漫的邂逅,肉麻的对白,琼瑶的眼泪还有游戏式的重逢…这些细节大大弱化了灭绝者应有的理智冷酷感,加上克林莫名其妙的发情脸红戏码,戈拉夫特歇斯底里的大姨妈,简直莫名其妙。看得相当不愉快是真的。这故事不是讲爱情,讲的是危机。这样添加无关紧要的戏码,难免本末倒置。

如果没看过原著,“OKです。”当一般有趣的动画片看吧。
  1. 2011/03/08(火) 15:00:28|
  2. 到処想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次の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